回望福德话古今

来源:          作者:

仰首是春,俯首是秋,岁月的车轮无休止的转动着;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牵扯出四季轮回,哺育出生生不息。回溯时光的长河,历史的精彩大都湮没在都市的繁华与冷落的废墟当中,能够唤起人们记忆的,就是那一页页泛黄的史册,还有承载这些精神财富的凝固的艺术。
在中国回族近代史上,福德图书馆无疑是一座重要的丰碑,它见证了一个群体自觉寻求文化发展、努力进行文化启蒙的历史举动,也见证着千百年来受两大文明熏陶的回族群体与生俱来的文化沟通使命。时至今日,我们回望福德,依旧能牵动起我们内心的追忆和怀想。
福德图书馆是中国伊斯兰教最具盛名的图书馆,素有“东方唯一的回回图书馆”之誉,因馆藏马松亭大阿訇出访埃及时埃及国王福德一世赠送的一批珍贵图书,并存有元代手抄本《古兰经》和大量明清时期的伊斯兰教古籍、宗教文物而闻名中外。
提及福德图书馆,不得不提到成达师范。成达师范初期成立于济南,1928年转迁北平,校址设在东四清真寺内。当初由于学院初建、经费有限,成达师范迁到北平后没有图书馆。但学校很快意识到,“师资虽重,但是图书尤为重要”,于是征求图书,计划设立图书馆。
福德图书馆以埃及国王福德一世命名,这里面有一段中埃友好交流的佳话。1932年,马松亭阿訇护送成达师范的5名学生远赴埃及留学,代表中国穆斯林觐见埃及国王福德一世,并获得了他的赠书。为了纪念福德一世的捐书,成达师范遂决定以“福德”为名,开始筹建图书馆。1936年8月,福德图书馆最终建成上下两层的西式小楼。
有了图书馆的建筑设施,更重要的是图书征集。1936年成达师范筹办福德图书时, 27位筹备发起人中就有蔡元培、陈垣、翁文灏、朱家骅、顾颉刚、陶希圣、姚从吾、梅贻宝、冯友兰、徐炳昶、张星烺等多名汉族学者, 顾颉刚先生与唐柯三、白寿彝三人还被推举为常务委员。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 捐书者中多有国家教育与文化实体及汉族学者,如国立北平研究院、禹贡学会、燕大史地周刊社、燕京大学图书馆、蒙藏委员会、行政院行政效率研究会、海军部、实报社、东方书社、中央政治学校地政学院、冯友兰、阎百川、张履贤等。筹委会体现了回汉一家、儒回不分的互融包容精神,这种精神已深深熔铸在回回民族的血肉里,成为连系回族同胞与伟大祖国的筋脉。
1936年10月,马松亭第二次赴埃,悼念福德一世,恭贺法鲁克继任,同时宣传福德图书馆的建设和图书征集活动。马松亭阿訇等人的积极宣传,得到埃方热烈响应,国王法鲁克、国务总理那哈斯巴沙等纷纷捐款献书。这些从埃及带回的阿文原典,对于当时的中国十分珍稀,是中国穆斯林研究伊斯兰教由传统只能阅读手抄迈向可以参阅印刷版阿文原典的转折点,对当时中国伊斯兰教的新兴教育有重要意义。
为了加强与外界的交流与联系,提高成达师范学生的综合实力,马松亭阿訇邀请福德图书馆的委员,社会名流陆续来校开展学术讲座,其中有顾颉刚讲《发扬回教文化精神》,徐炳昶讲《宗教与科学》,韩儒林讲《福德图书馆之回教文化及中国文化》,陶希圣讲《中国儒释道三教关系变迁的概略》,姚从吾讲《历史上看回教文明对中西文化的关系》,梅贻宝讲《西北四省概况与回汉问题》,冯友兰讲《青年的修养》,张星烺讲《中国历史上两位回教名人的事迹》等。这些名流的演讲,从学术意义上来说表现了成达师范师生开放的办学心态和有容乃大的民族胸怀,同时也反映了成达师范将自身融进主流文化界和当时学术的前沿,开展不同文化之间对话与交流,展示了成达师范高瞻远瞩的教育理念。从社会现实的意义上来说,就是要达到成达师范所期望的“阐扬回教文化,以充实中国文化;运用宗教的信仰与力量,启发回民的知识,以充实国家民族的力量”。也就是马松亭阿訇所倡导的以“教育兴教”的方法,实现“宗教教育救国”的目的,唤醒中国穆斯林的国家意识,担负起“复兴中国”的责任,最终实现“世界的和平”。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成达师范的师生分两路迁往桂林。除带少量书籍之外,福德藏书几乎全留北京,由张鸿韬阿訇、常子萱负责。此后,日本人介入福德并填充日文书籍,企图以此奴化中国穆斯林。1945年,日本投降后,回到北平的成达师范已经被国民政府接管,成为国立的普通师范学校,福德图书馆开始附属于东四清真寺。
1949年,北平解放,福德图书馆由北京市民政局接管。新中国成立后,福德图书馆继续购进图书,订购了各种报刊,存书3万余册。        1951年,福德图书馆易名“回民图书馆”,并开设了牛街分馆。回民图书馆将部分阿文重本经典赠给了中国伊协图书馆。上世纪50年代后期,又将汉文图书赠给牛街回民文化站和宣武区图书馆,其余图书则仍然由东四清真寺保存。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福德图书馆继续发挥作用,为北京伊斯兰教提供教育和学术研究资源。
新中国成立后的福德图书馆是北京穆斯林学习会的主要场所。该学习会请来知识渊博的老师讲课,包括马坚、白寿彝等,引导广大回民爱国爱教,争做好公民好穆民。
改革开放后,随着宗教自由政策的落实,福德图书馆旧址归还东四清真寺。1987年,北京市伊协、东四清真寺在整理了馆内经书、汉文书籍及文物后,分别建立了图书室与文物陈列室。
以中埃建交60周年为契机,2014 年底,北京市宗教局、北京市伊协对尘封已久的福德藏书再次进行整理,保护抢救馆内图书、文物。目前,该寺共整理出1.4万余册古籍和近代历史书籍,邀请专家和学者召开了福德图书馆学术研讨会,《福德图书馆馆藏古籍目录》也正式出版。福德图书馆古籍整理和保护工作的基本完成,是中国伊斯兰教界的一件大喜事,无论历史价值还是现实作用,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民族宗教文化的重视和保护。
历史需要回顾,因为它可以照鉴当下。成达师范的文脉至今依然还是中国回族学者中的中流砥柱,福德图书馆的经籍书卷见证着昨天回汉学者同行并伍的佳话。昔日大时代的丰功伟绩在今天时时提醒着我们这个民族,教育和文化始终同活水一样,潜行在在我们这个群体的基因当中,塑造着我们的精神面貌,成为我们最珍贵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