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的伊斯兰教已成中国伊斯兰教的主流

来源:中央社院          作者:杨桂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
    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用团结进步、和平宽容等观念引导广大信教群众,支持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义、礼仪制度的同时,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
    伊斯兰教在中国经过1300多年的本土化、民族化的发展历程。中国穆斯林成功协调伊斯兰文化和中国社会及中国文化的关系,伊斯兰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在政府的引导下,中国穆斯林在强调伊斯兰教基本信仰的同时,主动适应中国社会,尊重中国主流文化和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从教义思想、组织制度、宗教教育、政治法律等多个层面对伊斯兰教进行新的解读和诠释,使伊斯兰教的信仰表达形式、宗教制度、经典著作以及教义思想体系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公元651年(唐永徽二年)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遣使入华通好。唐、宋时期前来中国的阿拉伯、波斯贡使和商人,通过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香料之路将伊斯兰教和平传入中国。
    元、明以来,中国伊斯兰教主要以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十个民族为信仰载体,伊斯兰教的文化、思想、制度转化为十个少数民族的民族文化和习俗,伊斯兰教也被赋予浓郁的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
    经过1300多年的本土化、民族化的发展历程,伊斯兰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在政治层面,中国穆斯林创造性地诠释《古兰经》和圣训,认同中国主流价值观,主动会通伊斯兰教与中国文化,强调伊斯兰教与中国文化在内在精神上的一致性,把对真主的崇拜与对国家的忠诚联系起来,倡导敬主、尊君、孝亲具有内在一致性,坚持爱国爱教,较好地解决了宗教认同与政治认同之间的张力。
    在教义思想层面,穆斯林用中国语言、中国文化阐释伊斯兰教,把形而上学的本体论与儒家伦理道德观念相结合,用中国传统哲学的无极、太极、阴阳、理气、性命、五行、体用等范畴阐发伊斯兰教的宇宙观。
    用中国传统的“仁”“义”“礼”“智”“信”解释伊斯兰教的“念”“礼”“斋”“课”“朝”,从理论上阐明伊斯兰教与儒家无异。
    穆斯林在实践伊斯兰教的同时,坚持儒家倡导的道德修养,“外则尽人之五伦,内则修己之五功”,修身、明心、尽性,把儒家修身养性之道(存养省察、格致诚正、成己成物、修齐治平等)当作穆斯林拥有信仰(伊玛尼)的组成部分。强调敬主、忠君、孝亲的一致性。
    在组织制度层面,中国穆斯林不把伊斯兰世界的“乌玛”观念当作政治追求,自觉接受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领导和管理。在宗教生活和家庭生活中,通过历史上形成的教坊、宗族社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组织方式来传承、发展伊斯兰教。
    在教育领域,中国穆斯林自唐、宋时期就积极主动地学习汉语言、汉文化,接受儒家教育,参加科举考试,参与文化活动。与此同时,中国穆斯林通过家庭教育、清真寺的经堂教育或经文学校和伊斯兰教经学院(1955年以来陆续建立),传承伊斯兰教的文化知识,培养宗教接班人。
    在法律层面,中国穆斯林积极主动适应中国社会,成功解决了公法与私法、国家法律与伊斯兰教法之间的张力。在私人生活领域和宗教生活领域,部分地保留伊斯兰教教法,在公共生活领域遵守国家法律,当国法与教法矛盾时,坚持国法高于教法,从而使得好公民与好穆民的身份得到协调、统一。
    中国穆斯林积极参与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建设,通过对主流社会及其文化的调适,以伊斯兰教为内核的民族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伊斯兰教在中国经过上千年的发展,中国化的伊斯兰教早已是中国伊斯兰教的主流,广大穆斯林应坚持伊斯兰教的中国化方向,用伊斯兰教的正信正行引领广大穆斯林抵制极端思想、促进民族团结、维护国家安全。
    伊斯兰教在继承传统经注学、圣训学、教法学和教义学的优秀成果的同时,博采世界文明之精华,以当代思想阐释传统遗产,与时俱进地解释《古兰经》和“圣训”。
    《古兰经》和“圣训”鼓励用互补的、多元的方法解决现实问题。伊斯兰教允许特定文化背景下的穆斯林本土化和处境化,鼓励穆斯林对经、训做出符合时代要求、利于民族发展的诠释。
    ——弘扬伊斯兰教的和平宽容精神,维护民族团结。伊斯兰教倡导和平,《古兰经》强调“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圣训要求穆斯林善待异教徒,允许非穆斯林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信仰和礼拜方式。
    ——伊斯兰的先知指出:对知识和科学的探索,是每个穆斯林(男人和女人)义不容辞的职责。中国化的伊斯兰教鼓励求知、重视教育的传统,如引导南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学习现代科学文化知识和先进的劳动技能,提高教育水平,提升竞争实力。
    ——引导穆斯林走现代化发展道路,在谋求个人和家庭福祉的同时,为社会和国家奉献才智。中国穆斯林一向有经商的传统,在中国经济发展和中外经贸往来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唐宋时期,穆斯林通过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香料之路把北非、西亚、南亚和欧洲的香料、药材、良马等物品运往中国,再把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绸等运往西亚和欧洲,活跃了中外经贸往来,也为唐宋政府带来了丰厚的国库收入。

改革开放以来,穆斯林积极参与经济建设,繁荣市场,拓展经贸关系,促进区域经济的蓬勃发展。期待新疆各族民众积极投身现代化发展和“一带一路”建设中,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做出贡献。
    中国伊斯兰教得益于伊斯兰文化和中华文化的滋养,底蕴深厚。中国伊斯兰教倡导中道、理性、宽容,鼓励多元、合作、和平,反对排他、极端、狂热,禁止分裂、对抗、暴力。中国政府在民族宗教领域的管理经验,中国宗教和谐共生、理性包容的传统,中国各界精英以和平手段化解冲突、缔造民族宗教和谐关系。